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2
  • 来源:yy苍苍私人影院

  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。

  “你笑,全世界都为你而笑;你哭,呵,那你就一人哭去吧。记着,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,那时,可不能总这样哭鼻子。”

  一听到前半句话,李夏衣便明显地身体一颤。

  说完,孙逸辰真的再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冲苏怡一点头,转身便走了。苏怡瞪大了眼睛,这算哪门子的劝人方法啊?这样也行?唉,这个孙逸辰完全是瞎胡闹嘛!她很不放心地唤了句,“夏衣……”,却吃惊地发现,她居然缓缓地转过头来,没有理自己,而是冲着门口孙逸辰离去的方向含泪发呆。

  黑白色的回忆里,李夏衣始终记得一个人——自己的姥姥。在自己记忆里,她的音容笑貌甚至比父母都要清楚。父亲总是很忙,而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回到家后把自己高高举起,笑着说“哎呀,爸爸终于有点时间看看咱们家的小宝贝了!”妈妈总是说,“这个你要不要,那个呢?”

  小时自己曾经有段时间是跟姥姥一起过的。小时自己就爱哭,菜不合胃口就扔碗,劝着吃就哭;玩具弄坏了,不买新的就哭;衣服弄脏了,不换新衣服就哭……总之,不顺心就会哭。而且她知道,自己哭了之后,通常大人都会让事变得顺自己的心意。而有着很高学历的姥姥总是会说这些话:“你笑,全世界都为你而笑,你哭,呵呵,傻孩子,那就你一个人哭罗。”“记着啊,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,那时,可不能总这样哭鼻子了啊”……

  孙逸辰把押在楼栋值班室的学生证拿了出来,回想起自己跟李夏衣在一起的时候,她跟自己说过,每当她很难过很生气的时候,她就会想起自己姥姥说过的话,那样自己就会好过一些。他也有点担心,不过,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说完时她身体分明地一颤。这样说,应该靠得住吧。

  “哎呀,小辰辰,我们差点就准备冲上去找你了呢。”高超伸个兰花指冲着孙逸辰就是一点。

  “啥也别说了,刘教授在学院门口找你呢,快去吧。”陈强简单扼要地说道。

  “找我?”孙逸辰有点儿奇怪,刘教授找自己干嘛?看到郑泰在一旁努力地点着头。

  “对了,就这个事儿,你们打电话跟我说不就得了吗?”孙逸辰一向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!目光扫过这三个人,全是心不在焉,可着劲儿地朝女生楼里东张西望的样子。唉,真丢人,就是找个理由好到女生楼下养养眼!!看来,有时间要教他们两手儿了,活脱脱三匹狼,实在太丢人了。

  陈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,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哎,别误会啊,我们可不是没见过世面打着找你的借口来女生宿舍的,我和高超可是陪他来找女生的。”说完,指了指郑泰。

  孙逸辰站在女生楼下,正面对着这淫`荡风骚三人组。就在陈强说话的当儿,孙逸辰眼睛一扫,他们仨儿身后一个长发飘飘上身白t恤下身牛仔服的修长女生正婷婷地往楼栋里走。这女孩子耳朵上还塞着耳机,略微紧绷的t恤配着牛仔裤相当好地衬出了她本来就比较丰满的身材。蛤蟆镜遮住了大半边脸,随着她每一步有力的走动,胸部波涛汹涌,耳朵上的两对大圆框耳环也在颤动。大四的,至少应该是大三的,孙逸辰初步判断。完全不像他们大一的女同学,瞧人家多会打扮!

  陈强说完,见孙逸辰的眼神,也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朝身后看了看。

猜你喜欢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如猛虎扑食饿狼抓兔一般,方闲扑到灵儿身上,将她的蓝衫撕开,双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扫荡。“啊……”灵儿一声娇吟,似矜持似挑逗地捂住胸口,“你真

2020-02-19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。“呜呜呜……”一米九出头的高超最先忍不住,靠在陈强怀里哭出声音来,两人哭得稀里哗啦,“啊—

2020-02-19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郑秀丽操起一根薯条,蘸了蘸酱,然后说道,“问个问题不要介意啊,为什么你们寝室都叫你小辰辰类?”孙逸辰一听,老脸一红,闷着不作声

2020-02-19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。“你笑,全世界都为你而笑;你哭,呵,那你就一人哭去吧。记着,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,那时,可不能总这样哭鼻子。”一听到前

2020-02-19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,不时回过头催促,他后面缩头缩脑,孙逸辰形容猥琐磨磨蹭蹭地一步一挨地跟着。陈强用眼睛瞪了逸辰一

2020-02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