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想所谓的f4,说实话四人在出道的时候,要唱歌没有那种实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0
  • 来源:yy苍苍私人影院

  想想所谓的f4,说实话四人在出道的时候,要唱歌没有那种实力,要论演技根本就没有,长相也一般,最多算得上是各有性格。但就是因为遇到一部好的电视剧才一夜成名。

  而在韩国则不同了,长相要帅要漂亮,这是最基本的,毕竟韩国是个整容业十分发达的国家,一些小孩在出生不到几岁的时候,父母就带着小孩去了整容院整容。所以在韩国长得帅和漂亮,那实在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,可以说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  看看最近韩国出道的艺人,除了一些极个别的人以外,那一个不是帅的一塌糊涂,那一个不是漂亮的祸国殃民。为什么,还不是因为整容。

  不过就算是长得帅和漂亮也没有用,你必须要有一定的舞蹈实力水平,在韩国这个竞争十分激烈的地方,你没有一定的舞蹈实力,恐怕公司早就放弃你了。

  想想看现在韩国那些艺人,那一个不是跳舞都跳的很不错,最不济也能够跳出好几种舞蹈最简单和基本的舞蹈动作,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也很少,基本上都有一定的舞蹈实力水平。只要歌迷或者是主持人要求,音乐一出来,艺人就可以跟着音乐跳起来。(当然演员不算)

  想想金钟国,现在基本上没有看见他跳舞,就算是上娱乐节目xman,最多也是玩玩自己招牌的馆长舞。也就是傻乎乎的站在原地,慢慢拍着巴掌转一圈就结束了。

  但是谁也不敢说金钟国不会跳舞,要知道当初金钟国出道的时候,可是正经的以舞蹈组合形式出道。xman哈哈有时候也会逼着金钟国跳舞,而金钟国也会随之展现出一定的舞蹈底子。

  由此可见,在韩国,各公司对于艺人的培养是多么的严格。

  练习了一整天,在舞蹈老师们满意的笑容中,韩权佑无力的挥了挥手,拖着疲惫的身体,向着住所走去。

  没办法,现在韩权佑还没有出道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经纪人,自然而言也没有什么经纪人开车接送自己。

  “恩~这是怎么一回事,怎么有这么多的人?”当韩权佑回到住所的时候,顿时发现在住所内,有着五六个人,一时之间韩权佑愣住了,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抬头看了看门牌号,没错啊,这里是自己和rain的住所啊,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啊。

  正当韩权佑还站在大门口愣住的时候,此时周围的人以及发现了韩权佑,相互只是看了几眼,并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或者是屋子里的人知道了,只rain一脸微笑从屋内走了出来,带着几分激动,看见韩权佑还愣在原地,不由笑着说道:“哥~你怎么了,站在那里干什么,不进屋啊?”

  rain的出现,才终于让韩权佑确定,这里正是自己和rain的住所,自己也没有走错地方。笑了笑耸耸肩膀,韩权佑和rain一起回到屋内。

  不过韩权佑还是看了看房屋内的摆设,终于确定,没错,这里正是自己和rain的地方。想到这里,韩权佑下意识的看了看其他的人,发现其中还有三台摄像机对准着自己和rain。看到这一情况,韩权佑好奇的询问道:“智熏啊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呵呵,我就知道哥你会问,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快要出道了吗,现在他们就是来给我拍摄的工作人员。”rain似乎早就知道韩权佑会问这些,因此没有任何思考的说道。

猜你喜欢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如猛虎扑食饿狼抓兔一般,方闲扑到灵儿身上,将她的蓝衫撕开,双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扫荡。“啊……”灵儿一声娇吟,似矜持似挑逗地捂住胸口,“你真

2020-02-19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。“呜呜呜……”一米九出头的高超最先忍不住,靠在陈强怀里哭出声音来,两人哭得稀里哗啦,“啊—

2020-02-19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郑秀丽操起一根薯条,蘸了蘸酱,然后说道,“问个问题不要介意啊,为什么你们寝室都叫你小辰辰类?”孙逸辰一听,老脸一红,闷着不作声

2020-02-19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。“你笑,全世界都为你而笑;你哭,呵,那你就一人哭去吧。记着,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,那时,可不能总这样哭鼻子。”一听到前

2020-02-19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,不时回过头催促,他后面缩头缩脑,孙逸辰形容猥琐磨磨蹭蹭地一步一挨地跟着。陈强用眼睛瞪了逸辰一

2020-02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