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2
  • 来源:yy苍苍私人影院

  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一米九出头的高超最先忍不住,靠在陈强怀里哭出声音来,两人哭得稀里哗啦,“啊——”一旁的郑泰也大着嗓子嚎了出来。随后,便是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,尖叫声,欢呼声。先前朗诵的那个敦实的女生有力地挥舞着强健的臂膀,竭尽全力地嘶吼。

  在全场的欢呼声里,高超把一块揉得皱巴巴的手绢从口袋里一掏,“讨厌~”手绢一甩抖开,“小辰辰什么时候学的一手好钢琴,太感动人了……”说完,一双大手捏着手绢往鼻子上一盖“嚊——”一口气响响地嚊了三声鼻涕,引得他旁边一个女生皱眉直看着他,“看什么看!他是我们寝室的……美女,你要不我们互相安慰一下?”

  “切~”那女生头一摆,挽起她一起来的女伴儿,一直转到了礼堂的另一边才停下。

  歌曲已经弹唱完,刑诗云居然感觉自己眼睛有点点小模糊,在这种氛围下,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,像个容易感动的小女生看完了一部很感人的电视剧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。

  “吁——”孙逸辰长长出了口气,就像武侠小说里经常描写的武林高手运完神功之后,轻吐一口浊气,脸上恢复了古井无波的宁静。

  李夏衣欣赏地点点头,跟着她一起的女伴儿们欢笑着也尖着嗓子叫了几声。其实,这首歌只要弹得熟练,难度根本并没有岳晨的那支大。再加上这个孙逸辰的嗓音去补充,就更掩盖了实际钢琴技巧的不足。但是妙就妙在这里是表演节目,不是拼琴技钢琴考级,巧就巧在孙选择的曲目是绝大多数人所耳熟能详的,再加上他唱得确实很不错,自然获得了岳晨先前没有获得的满堂彩!

  其实李夏衣还有点没有想到,那就是孙逸辰一直代表着大一新生,毕竟这礼堂里还有三分之二是大一新生,加上他弹得又不差,所以掌声热烈,满场雷动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  “孙逸辰我爱你!”不知道哪个胆大的女生尖着嗓子喊了一句,又引来了一阵尖叫。孙逸辰心想,行了,这场面,快赶得上演唱会了。擦擦汗,冲刑诗云一笑,这关,总算是过了吧。

  蹬蹬蹬,孙逸辰仔细一看,原来是异常兴奋的郑泰和陈强跑了上来,

  “小辰辰一直是我们照顾的!”郑泰大声喊着。

  还是陈强言简意赅“我们是一个寝室的!!”

  这时高超才擦完鼻涕装好手绢儿跑了上来,一米九出头的大个子在台上一站格外引人注意“我给大家爆个猛料儿,其实,这首歌孙逸辰是弹给李夏衣的。他做梦都在喊着夏衣的名字!”

  孙逸辰嗡地一下,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。自己这都是些什么损友啊!明明这首就是唱给刑诗云的,他们这不是完全给自己添乱吗?!!

  “是的是的,”郑泰马上大声证实,生怕风头全让高超一人抢了,“今天下午他睡觉还喊着夏衣夏衣呢!”

猜你喜欢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

所谓尤物不过如此,尤物能将男人变成禽兽。如猛虎扑食饿狼抓兔一般,方闲扑到灵儿身上,将她的蓝衫撕开,双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扫荡。“啊……”灵儿一声娇吟,似矜持似挑逗地捂住胸口,“你真

2020-02-19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

当孙逸辰最后一个音符缓缓弹下,当所有人沉静在这淡淡的忧伤的情绪里时,一切都仿佛停止了。“呜呜呜……”一米九出头的高超最先忍不住,靠在陈强怀里哭出声音来,两人哭得稀里哗啦,“啊—

2020-02-19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

还好,这点儿小动作,背对着门口的两名女生都没发现。郑秀丽操起一根薯条,蘸了蘸酱,然后说道,“问个问题不要介意啊,为什么你们寝室都叫你小辰辰类?”孙逸辰一听,老脸一红,闷着不作声

2020-02-19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

苏怡在一旁担心地看着这两人。情况好像越来越糟糕了。“你笑,全世界都为你而笑;你哭,呵,那你就一人哭去吧。记着,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,那时,可不能总这样哭鼻子。”一听到前

2020-02-19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

大约又过了短短三四分钟左右的样子,淫`荡风骚三人组便看到长毛男趾高气昂地在前面走着,不时回过头催促,他后面缩头缩脑,孙逸辰形容猥琐磨磨蹭蹭地一步一挨地跟着。陈强用眼睛瞪了逸辰一

2020-02-19